欢迎光临!

正文

战地1娘化超清壁纸同房小视频 《创造营2020》自救,是真有成效还是最后一搏?

《创3》是如何失去“养成感”的?

本季《创3》之所以变得不再好看,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节目“养成感”的缺失,原本这一点曾是101系选秀的强项,却被隔壁的《青春有你2》发挥到极致。

《青春有你2》第二个比较成功的人物就是C位出道的刘雨昕,她的出道与“人设”不同,更多的是在于其本身的标签“逆天改命”。 刘雨昕身上最大的特点在于前几期属于边角人物,毫无话题度,但凭借自己的实力一鸣惊人,制作方也很快抓住她的亮点,让她有更多出镜机会,最终将她推出来。

原本打算以打造残酷竞争感的《创3》一下子慌了阵脚,开始用一些“老办法”想要夺回热度。于是我们看到节目组良苦用心设置的“天朝四子”重聚首、“璇言璇语”横空出世、“创版吐槽大会”等一系列补救动作出现,此时的节目走向也越来越让观众摸不着头脑。

而之后的刘些宁真情流露,坦言“以前在那个团里虽然有过一些舞台,但是底下喊的名字永远都不会是我”和陈卓璇的“敢”人设出现的是一样的问题,节目组对两位亮点学员前期定位不明确,刘些宁到底是刻苦还是强?陈卓璇到底是可爱还是敢? 在人设铺垫没有做齐的情况下,节目组突如其来的强推人设因为没有情感铺垫的基础,因而让观众很难有代入感,观众不但没有受到鼓舞或感动,反而觉得十分尴尬。

总体来看,《创3》的补救动作十分差强人意,女团选秀综艺重在“养成感”,人物成长相比于实力其实重要的多。实力可以通过后期不断展现出来,它仅是人物成长的一部分。由此可见,《创3》突出部分而忽略整体的操作是让节目走向低迷的重要原因。

在这一点上,《创3》显然进行了逆向操作,在人设还未被精确方向时,先大规模凸显选手实力,震撼观众的同时却忘记培养观众与学员的情感连接点,导致观众对实力强的选手并无“养成”体验。

作为综艺节目的《创3》或许已经无力回天,但作为女团运营来说,《创3》还握着底牌。刘些宁、张艺凡等选秀选手已经有了知名度,希林娜依·高也成为C位出道呼声最高的学员,她们的出道是否会有变数成为继续追这个节目的最后动力。

陈卓璇此前虽然在热播剧《陈情令》中饰演了阿菁,但观众对她的认知度并不高,她的唱歌水平相比较王艺瑾、希林娜依·高来说也没有略胜一筹,前期没有成功将学员“介绍”给观众战地1娘化超清壁纸同房小视频,后期开始有意走向“争议”路线战地1娘化超清壁纸同房小视频,这样的节目呈现略显突兀。在观众看来战地1娘化超清壁纸同房小视频,陈卓璇的“敢”并不漂亮,“一股子怨气冲上头”没有偶像的果敢,反而是一种小女生对利益的和吃亏的、斤斤计较感。

到了最新一期,节目组开始设置“姐妹团建”,但学员们互动感不强,更没有做出精彩的CP人物,加上观众已经对真人秀部分疲乏,大量“硬冲突”的真人秀素材出现在赛程中段反而画蛇添足。与《拜托了冰箱》的联动意义也并不大。

男团R1SE中的队长周震南的运营策略和杨超越有异曲同工之处,通过参加综艺节目塑造“2G少年”的憨憨感来博取观众的亲近感,“我太南了”表情包成为2019年的年度爆款。当然,男团与女团不同,除去音乐作品,更多朝时尚杂志、广告代言、综艺节目上发展。相比之下,《青春有你》的男团UNINE整体都表现平平。

需要肯定的是《创3》试图打破以往固有的选秀模式,借助腾讯自身的女团运营能力,打造更完美的女团,从这一点上《创3》的出发点值得肯定。

节目组对节目重点呈现的特点把控力不够,仅在头两期展现了竞赛的残酷和选手的实力,而在后期内容上通过教练造势、强制人设、凸显真人秀部分让原本可以常规走“实力PK”的《创3》越走越偏,也因此流失了许多忠实粉丝。

“高开低走”的《创造营2020》(以下简称《创3》)好像无法再创三年前的辉煌了。

“补救计划”差强人意

前有《青春有你2》强势收官,后有突然定档上线的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前后两档节目的夹击,让《创3》在今年的选秀市场上黯然失色。

至此,走向偏门的《创3》也注意到自己的问题,开始采用“老办法”。

当然,最为致命的不在于话题关键人物的选择错误,而是原本那些实力学员在后期比赛中从选歌到选人都被教练全包,反而变得“被动”。如“不宋”战队的《窒息》,队员有表示自己不适合走性感路线,无法把握这种风格,但因为教练的建议她们无法拒接,只能无奈接受。教练的建议反而压制了原本突出选手个人能力的赛制规则,这样一来,节目组之前对节目的“残酷”定位就此消减很多。

成团后的火箭少女101合体机会逐渐减少,在单人营销上,队长孟美岐也是影音双栖发展。2019年,孟美岐出演银幕作品《舞出我人生之舞所不能》《诛仙1》,并参加了演员竞演类综艺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,从唱跳健将转型成新人演员,孟美岐的转型之路也彰显出腾讯背后的强大资源。而一次解约事件也曾让孟美岐的资源也受到不小影响,可见资本与运作捆绑的利害关系。

第四期首次顺位发布,原本走清甜可爱风的陈卓璇突然大胆发言,公开叫板赞助商,一句 “是我站的还不够高吗”引发热议。此番操作倒是扣住了本季创造营“敢”的主题,但观众似乎对她的发言并不买账,微博话题“陈卓璇好敢说”下的投票显示,票选最多的选项是“听到这番话觉得有点尴尬,感觉她还需要多学习”。陈卓璇“敢”人设即立即毁,并未达到预期效果。

因此,虽然此刻《创3》前路虽不明朗,最后成团由哪几位学员组成还不足以下定论,但后续女团如何运营,能否反超THE NINE值得观望。

展开全文

黄子韬的超高评价让观众在第一期认识了“第一舞担”刘些宁,就第一期的个人表演来看,有很多凭实力的亮点学员冒出头角。如在Vocal比拼中,希林娜依·高、王艺瑾、陈卓璇选择同一首《喜欢你》进行PK火药味十足,三人不同风格的演绎更成为第一期的又一大爆点,节目播出后,网友在各个平台都开始翻唱《喜欢你》,微博话题也一度登上热搜讨论。强调实力的选秀节目自然受到观众追捧,此时大众对《创3》的口碑是认可的。

放弃真人秀部分让观众对节目产生“断裂”感,为了挽回观众对选手和节目的好感度,节目组又开始加大力度营造真人秀部分。第五期的“吐槽大会”完全是学员diss教练现场,但是这一操作再次失效的原因在于,diss教练实际上是为教练人设加分,这期节目中黄子韬的耿直、暖心形象就再次加强,学员们的吐槽实则没什么记忆点。

不知道是早有预谋还是意识到话题制造不够,在第三期节目中,节目组请吴亦凡空降共演来了个“创造营天朝四子大合体”,虽然这个举动带动了一批EXO粉丝的“集体追忆”,但吴亦凡、黄子韬、鹿晗的个人秀以及同框镜头的时长占据了节目的三分之一,真正展现“残酷PK”的竞演镜头时长被压缩,也使得非EXO粉丝的观众对节目逐渐失去耐心,从教练入手制造话题显然让强调“残酷”、“实力”的节目走偏了门。

虽然《创3》在节目制作上给人的观感大不如从前,但腾讯视频多年打造女团的成熟经验不得不让人折服。就拿“101系”的火箭少女举例,成团以来她们活跃在各大平台的综艺节目里,即便是为成团的王菊也因节目接到了许多综艺节目的通告。以舞台立本的她们,也丝毫没松懈自己的音乐和舞台作品,两年时间里她们完成了两张音乐作品,七场演唱会,可谓成绩满满。

另一位话题人物杨超越,自2018年成团后话题就没有断过,她的横空出世也从侧面表现了腾讯对于塑造人设强劲把控力。“锦鲤”是杨超越身上撕不掉的标签,一路为她保驾护航,直至登上《人物》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等主流杂志年度人物封面。

腾讯对女团和男团分别有着自己的运营之道。火箭少女101的运营抓住与影视项目的合作,如2018年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插曲《卡路里》就由火箭少女101演唱,该曲流传度高,辨识度强,并获得2018全球华语金曲奖最佳音乐录影带奖。2019年,火箭少女101再次以鬼马活泼的形象与电影《疯狂外星人》合作主题曲《荣誉星球》。今年,她们又为《炙热的我们》《横冲直撞20岁》等综艺节目打歌,可见火箭少女101“影视 综艺”的运营思路非常清晰。

可以说,腾讯视频的“创”品牌是其偶像战略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,绝不是周期仅为三个月的独立的商品, 它的背后是商业、运营、经纪、作品一系列多维度的操作,这也是腾讯视频“创”品牌能够吸引众多经纪公司投入其中的原因。相比较腾讯后续的一系列商业上成熟的操作,《青春有你2》角逐出的女团THE NINE还未出现爆款代表作,好不容易选出的女团在成团之后运营上不见水花,观众群正在不断流失。

除去本季创造营的“人物散”这一问题,制作团队的“本末倒置”也是让节目走下坡路的一个重要原因。节目有意强化学员实力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每一项举动都是反其道而行之。比如网上争议很久的舞台设计,有的网友觉得十分炫酷,拍出了MV的水平,每一秒都在烧钱。但也有观众反映舞台设计看得眼花缭乱,太过炫酷的灯光和舞台,反而把选手的实力削弱了。

刘雨昕的“实力”出道与创造营主打的“实力”是有本质不同的。刘雨昕努力的性格加上她自身训练较好的素质构成了她的“实力”,接而这股“实力”又被观众和制作方看到,两方推波助澜,最终“实力”帮助她成功出道。值得一提的是,“逆天改命”这样的人物走向也符合观众对选秀节目的心理期待。相比较刘雨昕单人的成功,创造营的“实力”策略则是散点布局,均摊到每个人身上,反而分散了观众的注意力,丧失了重点“养成”对象的体验。

教练的综合实力划分的也不够明显,鹿晗和黄子韬擅长领域重合却成为一个战队,唱跳实力和创作实力突出的宋茜和毛不易成为一个战队,但二人点评实力不行,两个战队的PK成为教练排兵布阵的战场,进而又削弱了选手的表演力。

正如本季创造营的口号“敢,我有万丈光芒!”,赛制“敢”了,人设也“赶”了,教练也diss了,赛程过半的创造营,还能重拾“光芒”吗?

虞书欣是女团选秀中的“异类”,她的人设从一开始就定位精准,做作又率真,顽皮又松弛,使她在人人都铆足了劲儿想要被看见的竞技场里,拥有一种既在场又疏离的状态,反而轻松被别人看到。事实上,虞书欣的实力也并不差,前期的话题铺垫让她有了较高人气,虽然饱受争议也让她连续多期排名第一,这也说明,拉近与粉丝的距离是营造话题选手的关键。

在故事群像的建立上,创造营因为放弃真人秀部分其实也处于弱势,创造营的剪辑趋于程式化、老套,把无关比赛的场景剪成一期,没有起伏的节奏只会让观众觉得冗长和不知所云。如C位候选学员希林娜依·高,在竞赛中拥有较强实力,但真人秀的部分很弱,导致本该属于她的话题变得少之又少。

女团选秀综艺的主旨是送粉丝pick的选手出道,但显然《创3》做成了一个教练团相互PK的老套节目。

《创3》还有底牌

“不管之前舞蹈有多打动我,但我觉得最适合女团舞蹈,在这个舞台展现最好的是刘些宁。”

原标题:《创造营2020》自救,是真有成效还是最后一搏?

想以“拼实力”打败隔壁《青春有你2》的《创3》,前两期确实因为单人选手不俗的唱跳表现赢得观众的青睐,但因为前期对选手线的忽视,致使观众无法与选手产生情感共联,使得亮点选手也逐渐离开大众视线。再加上导师阵容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没能达到完美状态。播出两期之后,观众对《创3》疲软了。

然而随着节目播到中期,完全更改赛制的《创3》让观众出现了“水土不服”现象,由于过于强调实力PK而忽略了亮点学员的故事感,导致后面个人与团体之战略显无聊。出过道的刘些宁和演过戏的陈卓璇,这些原本可以作为加强人设的点,被轻描淡写,致使观众无法与学员共情,《创3》开始呈现高开低走之势。

不管是否是靠模仿“101系”杨超越出圈,相信全网观众都认识了《青春有你2》中的“小作精”虞书欣。

文│ 魔 王

放弃“101系”的经典赛制,取消ABCDF班制,以首发成团位、主力队、预备队、板凳队代替;初级评变为个人battle与团队battle两大环节,魔改的赛制成为本季创造营最大的话题焦点。虽然这样的赛制旨在突出“表现学员实力”,但原本11人成团的名额减少到7位,也不难看出竞争的残酷,对于参加这场选秀游戏的各家经纪公司而言,竞争更加激烈。

  5月最后一周,北京新建住宅市场成交出现回落。北京中原统计数据显示,5月25日-5月31日期间,北京新建住宅市场(不包括回迁房,剔除共有产权房,含普通住宅 高端住宅 别墅)成交65.12亿元,环比下跌约8.6%;成交973套,环比减少74套;成交均价为51231元/平方米,连续4周上涨后下跌。

原标题:广告大佬30岁退休,每天在别墅闭关“造人”


    友情链接